给尼宇宙

本命蛋妮,爱霖霖。全团好感,各种cp有糖都嗑。小甜文中毒者。

台湾凤梨很好吃 姜丹尼尔×赖冠霖 (上)


  1.0

    赖冠霖是S中校草,这点毋庸置疑。

    要说他帅到什么程度呢?这么形容吧,如果哪个女孩子见到他不动心,那一定是弯的没错了。如果哪个男孩子见到他不嫉妒,那也一定是弯的没错了。

    可这个大名鼎鼎的校草却似乎不太擅长利用自己的魅力。每次有软妹子羞羞的递情书,或是情人节在校门口拦住他送上亲手做的巧克力,他也只是笑笑,东西照收,也礼貌的说谢谢,但是从头到尾都散发出一种不会看也不会吃的信号。

    明明无声的回绝最为伤人,偏偏这些女孩子越挫越勇,为了赖冠霖每天撕的不可开交。可是撕到头来,赖冠霖还是那个话少而不近女色的天朝学霸,每天家里学校两点一线,无缝可钻。

    渐渐的,学校里有传言,说赖冠霖有个在台湾谈了三年多的女友,现在虽然异地,感情还是好的不得了。这事他本人也听到过各种版本,什么私定终身啊,什么蓝色生死恋啊,什么富二代与灰姑娘啊……

    “思密达国人民,还真是离了偶像剧日子就过不下去了呢。”

    赖冠霖用相当流利的韩语跟姜丹尼尔吐槽这句话的时候,完全忘记对方刚好是这个国度的子民。等挨了一记爆栗才反应过来。

    “赖冠霖,你就毒舌吧你,没准哪天就让人套麻袋给扔汉江里自生自灭了。”

    赖冠霖吃痛,摸了摸脑袋,特别给面子的鼓起一个大包。

    “我说大哥,你一个断掌纹下手能不能轻点,台湾风水大师说了,就像你这样的,没准哪天就搞出人命了。”

    “放心,我会拉着你做同伙的。”

    2.0

    赖冠霖原本在台湾读书读的好好的,结果他老爸突发奇想,本土市场还没整明白呢,非要和韩企搞什么长期合作。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丁,硬是被他老爸给强行塞到韩国读高中,以便日后接手家族产业。

    到泡菜国的第一天夜里,不知道第几次迷失在首尔逼仄的巷子里,赖冠霖终于崩溃的用台湾腔大喊:“不就是个破凤梨罐头加工厂吗?老子不要还不行吗!!!”

    可能是嫌吵,楼上的阿吉妈ni骂骂咧咧的打开窗户,直接泼了一盆水。赖冠霖浇个透心凉,悲催的连回骂一句都做不到。谁tm知道你们那叽里咕噜的话怎么说。

    既然不能做到重生,现在换个爹也不太现实,赖冠霖认命的拿着iphone,继续按照地图寻找那个据说是他妈妈的朋友的弟弟的小姑子的儿子的家。未来至少三年,自己都要寄宿在这里,哎……

    等到门牌号上的地址终于跟手机上的一模一样,赖冠霖已经从湿的又变回干的了。再次确认了一下墙上这一堆鬼画符似的乱码,赖冠霖小心翼翼的按下门铃。

    开门的是个冷白皮粉头发杀马特,这是赖冠霖见到姜丹尼尔的第一印象。不过这人笑嘻嘻的样子哪里看起来有点面熟呢?就好像……好像爷爷家那条萨摩耶Summer!!!

    “Summer你好,哦不,您贵姓?”

    “???”

    忘了,人家是说叽里咕噜话的,但或许……

    “Can you speak Chinese?”

     “NO……”

    庆幸的是,这人不会中文,但是英文相当6,名字也相当6,海外风Daniel。由此,赖氏凤梨罐头企业小开正式开始韩国的留学生活。

    3.0

    姜丹尼尔这个人,看起来眯缝个眼睛特别好欺负,但其实闷坏闷坏的。赖冠霖半年就精通韩语,全靠这哥没事支使他干活。

    寄宿的第二个月,赖冠霖就把首尔所有的超市跑了个遍。第三个月,买菜的时候都学会跟大妈讨价还价了。

    所以说为什么赖冠霖在学校话少?你每天放学去趟菜市场挤一挤就知道了。为什么不交女朋友?难不成周末带着人家去超市生鲜区研究哪块肉是昨天刚切的?

    但其实姜丹尼尔对赖冠霖又不错。

    姜丹尼尔老家在釜山,高中毕业以后,因为要在首尔读大学又不想住宿舍,家里就给他在这租了个小公寓,原因竟然是:要养猫。也是很少爷般的惯着了。

    长时间独立生活,让姜丹尼尔练就一手好厨艺。单单说这极其普通的拉面吧,赖冠霖感觉经过他的手,就是说不上来的好吃,自己怎么也煮不出那种味道。所以说,高手都体现在细节和小事上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然后又莫名想起那句:要想栓住男人的心就得栓住男人的胃。赖冠霖想,如果丹尼尔是个女人,哪怕真大五岁,可能也收了。

    小小的公寓又住进来一个人,自己一个大学生每天还得照高中作息时间来准备三餐,按理说,姜丹尼尔应该是反感的。但是很意外,除了偶尔捉弄一下,顺便把给猫铲屎的活也硬推给这个帅弟弟,他居然乐在其中无法自拔,俨然一副中华小当家上身的样子,变着法的做好吃的。赖冠霖来这半年,被他给养到183cm。

    赖冠霖想起他老爸175左右的身高,感觉自己真是爽歪歪的一飞冲天了。

    姜丹尼尔养了两只猫,一只叫鲁尼,一只叫皮特,如果不知道是母猫,还觉得这主人挺洋气。赖冠霖每天捂着鼻子铲屎,直到前几天,突然发现这俩毛球怎么没有蛋蛋呢?颠儿过去想八卦一下变公公的过程,结果姜丹尼尔淡定的说是母的当然没有蛋蛋。赖冠霖刷新了世界观,对于室友的了解,除了中华小当家以外又加了一条:变态的恶趣味。

    4.0

    姜丹尼尔是读现代舞专业的艺术生,又在学校参加了bboy舞蹈社团,日常生活high的跟轰趴一样爽,这让每天苦逼维持学霸形象的高一少年赖冠霖很是羡慕。

    他们两个住的那个公寓不算大,一室一厅。姜丹尼尔自己住的时候还算宽敞,赖冠霖来了以后就有点挤。

    刚开始不太熟悉的阶段,还能和和气气的共处一室,超大size的双人榻榻米你一半我一半的。后来姜丹尼尔实在受不了陪小孩熬夜学习这种老妈子的活,赖冠霖也受不了大半夜的好不容易睡着,一只大型狗缠过来冲你磨牙打呼噜说梦话。最后,两个人顶着巨浓的黑眼圈来了次谈判。

    看在赖冠霖卖凤梨罐头的老爹付了超多房费生活费的面子上,还是姜丹尼尔妥协。买了一张单人床,独自搬到客厅吃喝拉撒,过的跟个活神仙似的。

    每个周末,舞蹈社的几个人会来姜丹尼尔家喝啤酒看球赛。原以为自己一个外国人,想在异国他乡交朋友,那可太难了,结果几场球赛下来,赖冠霖就多了一群称兄道弟、搂脖挎腰的亲哥。所以说,无论你是哪国的男人,无论你多大岁数,无论你是毒舌腹黑、抠脚大汉还是内向善良,运动就是那根月老红线,连接你我他他他他他。

    赖冠霖激动之下,把家乡特产,确切来说是自家特产——凤梨罐头拿出来分享。几个哥吃完以后赞不绝口,尤其是那个叫金在焕的,一直问他凤梨的中文怎么说,最后流着感动的眼泪,特别恭敬的跟他叫“粪梨王几”。

    额,叽里咕噜国人就别秀语言天赋了,怎么说呢,显得特别傻……

    但是姜丹尼尔特别喜欢他这群“傻瓜兄弟”,几个人周一到周五在学校腻歪,周六周日在家里腻歪。热闹是挺热闹的,但是人走炸鸡凉,清扫工作都是童工赖冠霖的。

    姜丹尼尔跟个包租婆似的躺在沙发上撸猫,看见赖冠霖呼哧呼哧在那拖地,一本正经的瞎编:在韩国有个迷信说法,小孩子多做家务会长大个。

    赖冠霖想着,你懒就懒呗,哪那么多废话。结果翻白眼没注意,被拖布绊了一下,直接栽到姜丹尼尔的怀里去了。鲁尼受到惊吓,慌忙之中伸出爪子,对着赖冠霖的俊脸就来了个“还你漂漂拳”。

    姜丹尼尔吓得弹了起来,捧着赖冠霖的脸好一顿瞅。还好还好,鲁尼没下死手,只有一点印,不会留疤,半个小时以后还是那个人神共愤的帅哥。

    不过……

    “赖冠霖,你脸咋这么红?偷喝酒了你?”

    姜丹尼尔第一次光天化日的离自己这么近,赖冠霖感觉心跳有点反常。

    重点是,突然get到了对方的颜值。以后可能会评价为:一个冷白皮粉头发有点帅的杀马特了。

————♥分割线♥————

    我捂脸跑了……

评论(20)

热度(258)